論将第四

  吳子曰:“夫總文武者,軍之将也。兼剛柔者,兵之事也。凡人論将,常觀于勇。勇之于将,乃數分之一耳。夫勇者必輕合,輕合而不知利;未可也。故将之所慎者五:一曰理,二曰備,三曰果,四曰戒,五曰約。理者,治衆如治寡。備者,出門如見敵。果者,臨敵不懷生。戒者,雖克如始戰。約者,法令省而不煩。受命而不辭敵,破而後言返,将之禮也。故師出之日,有死之榮,無生之辱。”吳子曰:“凡兵有四機:一曰氣機,二曰地機,三曰事機,四曰力機。三軍之衆,百萬之師,張設輕衆,在于一人,是謂氣機。路狹道險,名山大塞,士夫所守,千夫不過,是謂地機。善行間諜,輕兵往來,分散其衆,使其君臣相怨,上下相咎,是謂事機。車堅管轄,舟利橹輯,士習戰陳,馬閑馳逐,是謂力機。知此四者,乃可為将。然其威、德、仁、勇,必足以率下安衆,怖敵決疑,施令而下不敢犯,所在寇不敢敵。得之國強,去之國亡,是謂良将。”
  吳子曰:“夫鼙鼓金铎,所以威耳;旌旗麾幟,所以威目;禁令刑罰,所以威心。耳威于聲,不可不清;目威于色,不可不明;心威于刑,不可不嚴。三者不立,雖有其國,必敗于敵。故曰:将之所麾,莫不從移;将之所指,莫不前死。”
  吳子曰:“凡戰之要,必先戰其将而察其才,因形用權,則不勞而功舉。其将愚而信人,可詐而誘;貪而忽名,可貨而賂;輕變無謀,可勞而困,上富而驕,下貧而怨,可離而間,進退多疑,其衆無依,可震而走;士輕其将而有歸志,塞易開險,可邀而取;
  進道易,退道難,可來而前,進道險,退道易,可薄而擊;居軍下濕,水無所通,霖雨數至,可灌而沉;居軍荒澤,草楚幽穢,風飚數至,可焚而滅,停久不移,将士懈怠,其軍不備,可潛而襲。”
  武侯問曰:“兩軍相望,不知其将,我欲相對之,其術如何?”起對曰:“令賤而勇者,将輕銳以嘗之,務于北,無務于得。觀敵之來,一坐一起,其政以理。其追北佯為不及,見其利佯為不知。如此将者,名為智将,勿與戰也。若其衆權嘩,旌旗煩亂,其卒自行自止,其兵或縱或橫,其追北恐不及,見利恐不得,此為愚将,雖衆可獲。”


譯文:
  吳子說:“文武兼備的人,才可以勝任将領。能剛柔并用,才可以統軍作戰。一般人對于将領的評價,往往是隻看他的勇敢,其實勇敢對于将領來說,隻是應該具備的若幹條件之一。單憑勇敢,必定會輕率應戰,輕率應戰而不考慮利害是不可取的。所以,将領應當注重的有五件事:一是理,二是備,三是果,四是戒,五是約。理,是說治理衆多的軍隊如象治理少數軍隊一樣地有條理。備,是說部隊出動就象面對敵人一樣地有戒備。果,是說臨陣對敵不考慮個人的死生。戒,是說雖然打了勝仗還是如同初戰時那樣慎重。約,是說法令簡明而不煩瑣。受領任務決不推诿,打敗了敵人才考慮田師,這是将領應遵守的規則。所以自出征那一天起,将領使應下定決心,甯可光榮戰死,絕不忍辱偷生。”

  吳子說:“用兵有四個關鍵:一是掌握士氣,二是利用地形,三是運用計謀,四是充實力量。三軍之衆,百萬之師,掌握士氣的盛衰,在于将領一人,這是掌握士氣的關鍵。利用狹路險道,名山要塞十人防守,千人也不能通過,這是利用地形的關鍵。善于使用間諜離間敵人,派遣輕裝部隊,反複騷擾敵人,以分散其兵力,使其君臣互相埋怨,上下互相責難,這是運用計謀的關鍵。戰車的輪軸插銷要做得堅固,船隻的橹、槳要做得适用,士卒要熟習戰陣,馬匹要熟練馳騁,這就是充實力量的關鍵。懂得這四個關鍵,才可以為将。而且他的威信、品德、仁愛、勇敢,都必須足以表率全軍,安撫士衆,威懾敵軍,決斷疑難。發布的命令,部屬不敢違犯,所到的地方,敵人不敢抵抗。得到[這樣的将領]國家就強盛,失去他,國家就危亡。這就叫做良将。

  吳子說:鼙鼓金铎,是用來指揮軍隊的聽覺号令。旌旗麾幟,是用來指揮軍隊的視覺号令。禁令刑罰,是用未約束全軍的法紀。鬥朵聽命于聲音,所以聲音不可不清楚。眼睛聽命于顔色,所以顔色不可不鮮明。軍心受拘束于刑罰,所以,刑罰不可不嚴格。三者如果不确立,雖有國家必敗于敵。所以說,将領所發布的命令,部隊沒有不依令而行的。将領所指向的地方,部隊沒有不拼死向前的。”

  吳子說:“一般說作戰最重要的是,首先探知敵将是誰,并充分了解他的才能。根據敵人情況,采取權變的方法,不費多大力氣,就可取得成功。敵将愚昧而輕信于人,可用欺騙的手段來引誘他。敵将貪利而不顧名譽,可用财物收買他。輕率變更計劃而無深諜遠慮的,可以疲困他。上級富裕而驕橫,下級貧窮而怨憤的,可以離間它。選退猶豫不決,部隊無所适從的,可震憾吓跑它。士卒藐視其将領而急欲田家的,就堵塞平坦道路,佯開險阻道路,用攔擊消滅它。敵人進路平易,退路艱難,可引誘它前來予以消滅。敵人進路艱難,退路平易,可以迫近攻擊它。敵人處于低窪潮濕的地方,水道不通,大雨連綿,可以灌水淹沒它。敵軍處于荒蕪的沼澤地,草木叢生,常有狂風,可用火攻消滅它。敵軍久住一地而不移動,官兵懈怠,戒備疏忽,可以偷襲它。

  武侯問:“兩軍對陣,不知敵将的才能,想要查明,用什麼方法?”吳起答:“令勇敢的下級軍官,率領輕銳部隊去試攻敵人。務必敗退,不要求勝,以觀察敵人前來的行動。如果敵人每次前進和停止,指揮都有條不紊,追擊假裝追不上,見到戰利品裝做沒看見,象這樣的将領是有智謀的,不要和他交戰。如果敵人喧嘩吵鬧,旗幟紛亂,士卒自由行動,兵器橫七豎八,追擊惟恐追不上,見利惟恐得不到,這是愚昧的将領,敵軍雖多也可以把他擒獲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

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,轉載至本站隻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9 韓國賭場(zhongte38042.cn)版權所有